《易经》屯卦的人生启示【《闻道》2016年第2期(总第3期)】

   |    2016年6月15日  |   讲经论道  |    0 条评论  |    476

屯:元亨利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上六:乘马班如,泣血涟如。

九五:屯其膏,小贞吉,大贞凶。

六四:乘马班如,求婚媾,往吉,无不利。

六三:即鹿无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几,不如舍,往吝。

六二:屯如邅如,乘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贞不字,十年乃字。

初九:磐桓,利居贞,利建侯。

 

《易经》从其产生的那天起,就充满了神秘色彩。相传上古圣王伏羲氏通过取象于万物而画了八卦,而后被周文王演绎为六十四卦,接着,周公旦以卦爻辞附之。《易经》到底是讲什么的?这可谓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的人说《易经》就是天书,而有的人又说《易经》是算命的,我们该相信谁呢?从《易经》的来源看,无疑,它首先是讲治世之道的,具体说就是“帝王之道”。天下之大,民众之多,怎么安邦治国是帝王面对的首要之事。但对于《易经》的需求与应用,那真可谓是阳春白雪,下里巴人,各取所需。《易经》之术数学就如春天之青蒿,向来广布和流行于民间,服务于老百姓的婚丧嫁娶、求财高升、出行吉凶等等涉及衣食住行诸多方面的需要与预测。而讲述“治世之道”的《易经》之义理学,向来就如天山雪莲般高洁孤独,真所谓是曲高而和寡,辞简而意深,世人难以获知其主旨。但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所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假若世间多一些仁君与贤臣,那百姓便多一些福分,而对未来便少一些困惑与恐惧,因而“帝王之事”也是百姓之事。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青蒿也好,雪莲也好,天地生万物而养万物,圣人养贤人与万民,均不外乎是一个“生”字。如何让万物生生不息是天地的职责,如何让万民均受福泽、生息繁衍是君王的重任,这便是隐藏在《易经》里的“天理”。

无奈,《易经》产生的年代久远,那个时代所发生的诸多惊心动魄之事我们都无从得知。但我们毕竟是华夏民族的子孙,我们的血液里积淀着远古祖先的幽灵与精气,假如有个时光隧道,我想我们个个都是勇士,个个都想穿越,回到先民的上古时代,揭开历史的神秘面纱,明晓《易经》的原初含义……这是个美梦!但并不是不能实现的“梦”!请让我讲述一个很久以前的传奇故事,通过这个故事,我们或许能够回到原初。

 

 

一、《大鱼王朝传奇》之“保粮仓姜葵封侯”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东方之国为“百花”。“百花”的大王取名“龙豆”,父亲肇基是百花国“大鱼王朝”的开创者。“龙豆”十六岁继承王位。“大鱼王朝”是在推翻了残暴的“大蟒王朝”后建立起来的。“大鱼王朝”开国三年,肇基就病逝了,王子“龙豆”即位。十六岁的“龙豆王”面对着一个百废待兴的大国,这对于年轻的他来说,无疑也是严峻的考验。

在“大鱼王朝”的“贞和”二年,即“龙豆王”即位的第二年,北方边境战事又起。百花国的北边是地域广阔的草原与沙漠之国——“黑鹰国”,国王为“胡瓜”。胡瓜看着百花国人口渐长、财富日增,就开始羡慕嫉妒恨了起来。在孟春的一日,胡瓜带领“弯月”兵掳掠边境“墨玉”的人口,于是挑起了战事。边境不宁,大王龙豆于是派“振武大将军”飞廉讨伐胡瓜。真是“多事之春”,此时,在大鱼王朝的东南方“珍珠”又发生了“大蟒王朝”遗民哄抢并焚烧粮仓的事。“珍珠”自古就为“天下粮仓”,因有湖盛产珍珠而得其名。此事大大地震动了朝廷,龙豆王火速召集大臣商议平乱,大臣们一致推荐开国元老姜葵将军出马,于是,姜葵被派到了“珍珠”。姜葵不愧为老将,他到了珍珠后,很快就平息了遗民暴动,并奉旨接管了粮仓,然后具实上表朝廷。龙豆王非常高兴,在此内忧外患之际,老将姜葵及时平息暴动,保卫了王国的大粮仓,功不可没呀。于是,龙豆王就封姜葵为“珍珠侯”,邑十万户。姜葵领旨谢恩,并教导家人日日精进、衷心报国。姜葵是跟随先王肇基南征北战的开国元老,本来是早应被封侯的。但姜葵为人低调谦谨,从不居功自傲,之前很多次都是辞禄谦让。肇基临终前对龙豆说:“姜葵的侯位由你来封吧,这样他便会感激你,并对你忠心不二。你需要这帮老臣的辅佐,但也要懂得怎样驾驭他们。”龙豆于是铭记在心,此时便名正言顺地封赏了姜葵。

内乱平息后,北方战事也很快结束。飞廉将军有智有勇,将胡瓜的军队打回了大漠。胡瓜王看到讨不到什么便宜,于是便和“大鱼王朝”签订了和平条约——“墨玉之约”,并上书称臣,以后便成了百花国的附庸。

这年的纷乱不断,等到将这些事处理停当之后,太后便开始催促龙豆王的婚事了。龙豆与表妹宜兰先前就有婚约,但这事很少有人知道。又由于内忧外患,龙豆王的婚事就被搁置起来。龙豆王还有一个迟迟不肯成婚的原因。

说来话长,当龙豆十岁时,姜葵将军的儿子续断与青黛侯的儿子牙皂就是太子伴读,三人从小玩到大,那时候,太后白薇的外甥女宜兰也在皇宫,三人从小就认识宜兰。而且,续断一直就很喜欢宜兰。当姜葵父子平息暴乱,又被封侯后,续断就想让父亲求个赏赐,请大王赐婚宜兰。而宜兰的家族世代为贵族,其父白毫侯方海并不把以军功晋升的姜葵放在眼里,再加上和大王龙豆的婚约,于是便拒绝了姜葵父子。龙豆王不忍寒了功臣的心,于是,就授意小舅舅银池侯蓝蛙与姜葵结秦晋之好。蓝蛙是个聪明人,当即就允了出嫁小女儿荷蒂。于是,姜葵与蓝蛙结成了亲家,蓝蛙是皇亲国戚,姜家也甚觉荣光。

龙豆王的另一位太子伴读牙皂,后来跟随父亲——青黛侯蒺藜回到其家族领地“青黛”。蒺藜也是开国元老、一代大将,但他为人居功自傲、贪财嫉贤,于是被先王封到王国的西北方做了“青黛侯”。蒺藜一直不满足于自己的封赏,时时与“黑鹰国”有暗中勾结,走私马匹取利。当北方边境又起战事之时,蒺藜便又蠢蠢欲动起来。幸运的是,蒺藜手下有个师爷名“苦参”,他分析了天下局势,并劝谏蒺藜不要妄动。蒺藜后来就听了他的建议,因而最终没有妄动而惹祸。

百花国的南北方之乱都被平息,姜葵忠君爱国而稳定了东南方的局面,朝中大臣也能齐心协力辅佐大王龙豆,因而,大鱼王朝逐渐走向了繁荣稳定。

 

二、水雷屯卦的人生启示

屯:元亨利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上六:乘马班如,泣血涟如。(黑鹰国国王胡瓜)

九五:屯其膏,小貞吉,大貞凶。(大王龙豆)

六四:乘马班如,求婚媾,往吉,无不利。(银池侯蓝蛙的女儿荷蒂)

六三:即鹿无虞,惟入於林中。君子几,不如舍,往吝。(青黛侯蒺藜与儿子牙皂)

六二:屯如邅如,乘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贞不字,十年乃字。(太后的外甥女宜兰)

初九:磐桓,利居贞,利建侯。(珍珠侯姜葵与儿子续断)   

屯卦喻意万物初生的艰难时期。在自然界,如冬春相交之际,气动地中而生机达于地上,于时又有风雨凝寒未尽之雪霜袭来,遏制阳气而使之不能舒畅。在此种境况,万物成长缓慢,当然更不是开花结果而能回报大自然的时候。在人类社会,此时正是一个人的事业刚刚起步阶段,所谓“万事开头难”,是面临诸多困难的时期。但幼芽出土,毕竟得生长而至成才,如果能够坚持理想、做事公正,与人诚信而能得到朋友的帮助,就能度过诸多难关。

屯(卦辞):元亨利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屯”的意思是“草芽穿土初出”。屯卦具有元亨利贞四德,其下卦震卦意喻着一阳发动于地下,震动万物而使其出生。生生不息便是亨通之道。

屯卦具有乾卦的这四种德性,就表明这是天地生物之时。这个时候,初九(可比作姜葵)之阳潜于地下,九五(可比作大王龙豆)之阳陷于阴中,阳被阴覆盖,阳气无法舒展,九五(大王龙豆)虽在天位也不能飞跃,因而才说不要急于前往建功立业。九五(大王龙豆)处于尊位,阳刚得位,但限于群阴之中而孤掌难鸣,因而必须有下位初九的资助而方可脱险。

九五(大王龙豆)刚健中正,虽陷于困境而不迷失刚正本性,因而能够利物而持正。

屯卦象征一个君主的王业初开、艰难未就之时。此时必须以贤能者遥为羽翼,鼓动民心而归己,以期出险而为将来的功业做准备。“利建侯”,即立初九(姜葵)为辅助王业的一方之侯。

初九:磐桓,利居贞,利建侯。(可比作姜葵父子)

“磐”,指大石。“桓”,指邮亭表木。大石头与邮亭前面的木头都坚立不动。初九一阳处于三阴之下,潜藏而未行,坚立不可动摇,就如磐桓一样。此爻好比“珍珠侯”姜葵将军,他不仅对大王忠贞不二,而且还能雪中送炭、不离不弃。

六二:屯如邅如,乘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贞不字,十年乃字。(可比作宜兰)

“邅”,指徘徊很久而不能前进。“班”,指六二(宜兰)拒绝了姜葵父子而欲前往赴九五(龙豆)之约。即六二(宜兰)意欲履行婚约,但却迟迟不能如愿。

初九之阳震动欲出,而六二之阴居于其上并怀疑初九为“寇”,于是就想阻止初九前进。初九之阳欲与六二之阴交合以成生成万物,所以其目的是婚媾,就如续断爱慕宜兰而求婚那样。六二居中而不与初九相合,就如宜兰拒绝续断一样。宜兰与龙豆王有婚约,但龙豆王在内忧外患之时,并不想即刻成婚,因而耽误了宜兰的嫁期。

六三:即鹿无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几,不如舍,往吝。(可比作青黛侯蒺藜)

六三处于震卦,其位为上进之爻,但它的正应上六并不与它感应。六三面临坎卦,意味着前有险难,如果任性前往则会一无所获。但六三本性阴柔,事实上也没有锐意前往之意,它知道时机不成熟而止步不前,即为“舍”,就是停止的意思。

“往吝”,指前往会走向穷途。“虞人”有“山虞”和“泽虞”,“山虞”掌管山林政令,而“泽虞”则掌管国家水泽的政令。君主在打猎的时候,都是由虞人引领入林。打鹿的时候如果没有虞人领路,自然没有胜算的把握。

这就好比蒺藜不满足大王的封赏,又想勾结胡瓜(上六)而谋取更大私利之事。但他最终听了劝谏,没有轻举妄动而致祸。

六四:乘马班如,求婚媾,往吉,无不利。(可比作蓝蛙的女儿荷蒂)

六四与初九为正应,但六四又有徘徊而不欲前进之象,这是因为六四上承九五,又有想与九五相合的意愿。但六四位正,又为阴柔之退爻,因而它会消除刚开始的疑惑而与初九相应。

初九姜葵父子来而求婚,六四蓝蛙的女儿荷蒂往而顺受,这说明阳动而阴受,成就了一段利己利国的良缘。

九五:屯其膏,小贞吉,大贞凶。(可比作大王龙豆)

“膏”,即膏泽,指滋润作物的雨。九五(龙豆)虽然阳刚中正,但由于上六(胡瓜)的作乱,而陷入险境,并不能大有为于天下而利物,这正与自然界中雷动云兴、时雨不能降下的情景一样。

九五(龙豆)便采取任贤封侯的策略,来帮助大鱼王朝脱险。如果这时想建大功于天下而灭了“黑鹰国”,显然是实力足够,如果硬要逞强则必然招致大祸。   

上六:乘马班如,泣血涟如。(可比作黑鹰国国王胡瓜)

九五(龙豆)居中,处于尊位,君臣同心治理王朝。但上六(胡瓜)却自恃彪悍而寻隙挑衅。

九五(龙豆)既然是刚健中正的明君,在朝又有初九(姜葵)等元老的辅佐,最终必然会脱险施恩于百姓。当艰难之时已过,如果上六(胡瓜)不见好而收的话,必然会自致灾祸。到那时候,就算独自悲泣,也于事无补了。“泣血”,指落泪无声。

(作者刘永霞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所副研究员)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content in F:\wwwroot\xadjh\wp-content\themes\enews\functions.php on line 104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