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兴山磨针观【《闻道》2016年第2期(总第3期)】

   |    2016年6月15日  |   文化视野  |    0 条评论  |    598

不知道从什么时间起,我对道教产生了虔诚信仰之念。也许,是自来到太兴山之日起的,或许是因为在号称道教名山“铁顶武当山”走动后的几天日子里所产生的。

这时,我的赞美也开始平和了起来,对过去的,或者说对已经过去的了一切不痛快的事,都麻木了起来。似乎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不计较。总之,我以为有机会选择宗教信仰,也同时也在选择着灵魂的归宿。

自古以来,在中国,有儒道两大宗教在影响着人们的行为准则。儒家是对普通人最适合的一种信仰,无论是官场中人,还是为官场效劳的人。

但是,现实生活中,就连最普通的人在内,总还有那么一些人有着更深一层的天性,儒家的思想尚未涉及到。想来想去,我也应是其中的一员。还有被那许许多多的人认为陈腐了的仁义礼智信,在现实生活中又有多少人去操作,又有谁去遵从。反正,信啥教都是完全由着自己的,完全是自己的自由,别人对你是无权干涉的。

我来到太兴山后,每到一道观,总是想进去看看,而且每次去,每次都想去看看。只可惜,太兴山的道观太多了,也太混杂了。不过,真武大帝还是每个道观都摆放在正中,称之“无量祖师。”

从资料上查得,道教形成于东汉顺治时期,距今一千八百多年。道教讲求清静无为,自然向化,是以清静为宗,虚无为体,柔弱为用,其大无外,其小无内,她的一开始,讲有了道才生成宇宙,构成了天地、阴阳、四时,生化万物。道教讲“玄德”,是指天地对万物抱着听其自然而不主宰;讲“上德”,是自己做了有益的事,而不居功;讲“常德”,是能将正义坚持而始终不变。

当我到太兴山,一住稳定,上山的第一站,就是距山门口只有一公里路的磨针观。这是一所道院,是一道教圣地。据说过去的磨针观,金碧辉煌,香火旺盛。后几经战乱,文革中又遭破坏,建筑虽远不如以前,但楼观依然的轩昂,还是令人肃然起敬的。

我去的那天,是一个上午。我一个人,独独的,没有与他人的戏笑;静静的,心里没有任何的杂念。我沿着入山的路,缓缓的前行。一条溪流静静地在脚下流过;两边青山直立,鸟在山崖上、树林间有一声没一声叫着;只见山花灿烂,芳草如茵。一会儿,忽见一座宫观,面河而筑,河边一千年古柳参天直立,随着一股仙气扑面而来,这就是闻名遐迩影响深远的磨针观。

磨针观是什么时间建造的,我不知道。但见,庙院中一碗口粗细的铁杆上,撰刻着“康熙十四年置”字样儿;还有乾隆十九年重建磨针观的碑;有道光十一年重建的碑记;有嘉庆十三年重建的碑记。从康熙到嘉庆年的碑记看,这座庙观是几经风霜雨雪,经历了建了毁毁了建的复杂过程。中经几度沧桑,阅尽人间荣辱,而今依然辉煌。

磨针观既是一游人进香祈神的庙观,又是一清静虚柔的圣堂,她是深入百姓内心深处的宗教文化。无论时代怎么发展,无论文明进化到多么现代化,都会有常胜不衰之魅力。其神秘的、巨大的生命力,切实令人惊诧。难怪几经风霜,她依然保持着辉煌。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是以太兴山之名是曰于玄天上帝之钟灵焉。”这是磨针观道光十一所立碑记上记载的。

在青山绿水掩映下的磨针观庙宇,一条溪流蜿蜒而过,溪水清清,流水哗哗,淙淙有声。溪流旁一千年古柳,高大健壮,枝叶茂盛,显得古老而有灵气。一座座的青山高耸,山颜雨洗,岚霭烘晴,五级翠浪,恰似一翡翠屏障。庙后一巨峰凸立,称谓中王山。中王山峻峰险秀,如有闲暇之时,登得峰顶举目远照,可见高山峻峰盘亘,满目奇景,浩瀚壮观;收目近望,空中白云似棉花,鹰飞鹞舞,脚下芳草灌木,丛生茂密,呈五颜六色。中王山独占山峰一座,山中凹进,两边斜跨出两道山梁,如坐椅的两扶手,磨针观就建在这孤独山峰的怀抱,甚是一风水宝地。

踏入磨针观的大殿,映入眼帘的是真武大帝。殿内正中间端坐着无量祖师高大轩昂的塑像,左有黑虎,右有灵官,两旁分左右站立着豹眼圆睁,浓眉横扫,浑身金光,黑里透红的守护神龟蛇二将。龟神手执火杈,蛇神手挺月亮板斧,以泰山压顶之势,直视前方,煞是威风,似乎在警告着世间一切邪恶之辈,还有干尽坏事者,都将成为他手中火杈板斧之下的断头鬼。

道院内的宝鼎香炉内香火正旺,香烟缭绕,时有香客进香祈求神灵保佑,氤氲之气氛在香烟缭绕中显得更加神秘。镌刻着“康熙十四年置”字样的铁针杆,有小碗粗细,直立庙院中,给人以古的透视。大殿门前两边各有一小庙,内端坐神像,依然地香烟袅袅;左侧墙壁上,画满着真武大帝修道成仙的苦难经历,细看细思,令人启迪至深。

大殿对面是观音老母殿,殿内正中危然端坐着观音老母塑像。她手执八卦,慈祥和谐的面孔,似乎是在教化着人们以慈悲为怀。观音老母左侧依次排列太极老母、王母、金华老母、金光老母、斗母、骊山老母,站立一太阳神;右侧依次为皇极老母、地母、九天老母、龙母、火灵圣母、黄金老母、站立一太阴神。英儿、茶女服侍观音老母左右。前后两殿神像都各有神采,有的威武,有的和谐,有的凶顽,有的慈祥,姿态各异,表情细腻,观之使人感到如进入肃穆天堂,顿感灵魂升华,随产生一种敬仰之意。

殿内道士向我叙说了一段真武大帝得道成仙动人故事,那就是铁棒磨针的故事。相传,隋文帝的三太子隐居太兴山修身养性,欲成仙道,星移斗转,日月如梭,一晃就是二十八年,依然是凡夫俗子,莫能得道成仙。皇子不免心灰意冷,垂头丧气,意欲还俗。

这天,他下得山来准备返朝还俗。在返回途中,遇见一老母在路边打磨针杵,且十分的专心,皇子感到十分的好奇,便走上前去打问老母,说:“借问老母,你磨铁杵若何?”老母答曰:“将铁杵磨成一绣花针,为女儿之用。”皇子听后更觉得好奇,便又问:“如此粗细的铁杵,焉能磨成绣花针”?老母说:“只要功夫深,功到自然成。”皇子顿时省悟,但转而一想,他修炼二十八年,功夫够深的了,仍未成仙道,还是回家吧!于是,他继续朝着山下走。当行止库峪河边,一头凶猛的牦牛圆瞪着双眼,低头躬腰,前蹄后挺,后蹄斜蹬,两犄角竖长,朝他扎着凶猛之势,拦住了他的去路,使他不得前行。这时,皇子大怒:“我身为皇子,竟被你如此一牦牛拦路,还不快快走开,当心我宰了你。”牦牛一听,一声嗷,直震得天响,口中喷出难闻的膳气,直冲着皇子而来。皇子闻得,只觉肚内翻滚,恶心得只想呕吐,且愈闻愈甚,随扭头回走。还没走得几步,只觉头昏眼炫,恶心难忍,哇的一下,把肚里的食物吐了出来。当吐得实在无什可吐时,猛地一下,将肠子吐了出来,喷到中王山峰上;又猛地一下,将肚子吐了出来掉在脚下。刹时,狂风飓起,黑云滚滚,大雨倾盆,皇子只觉腹内空空,浑身无力,拖着疲惫虚弱的身子,低一脚高一脚地向前走去。

风,依然狂吹着;暴雨,依然猛下着。这山路,十分的难走。他还没走得几步,就得攀石,再走几步就得爬坡。三步一沟两步一坎,即使身体强壮且天气晴朗时行走,都得小心慢行,如有不慎,就会摔倒,何况天降暴雨、狂风猛吹的恶劣天气里,可想而知这时身体虚弱、昏头眩目的皇子行走得多么的艰难!

当皇子正在艰难的前行时,面前一条爬山的羊肠小道,被野草青蒿遮掩得严严实实的,不慎两脚打滑,跌倒在地,昏厥了过去。

这时,他吐出的肠子化作一条巨蛇,从中王山上飞奔而来搭救;随即,吐出的肚子也化作一苍龟也来搭救。巨蛇吐出一粒丹珠,给皇子送入口中;巨龟从肩上抽出一支骨头砸碎,让皇子吞下。不一会儿,皇子慢慢地苏醒过来。

又不一会儿,风停了,雨停了,刹时,天空晴朗,金光万丈,路干道明。这时,皇子只觉得身轻体爽,精神饱满。在经过了这一番的折腾后,他立定了恒心,遂返山中继续修炼,龟蛇左右服侍,终得道成仙,升天受封。太子修炼成仙后,到得天宫,遂被玉皇大帝封为玉虚师相,玄天上帝,领九天采访使;巨蛇被封为天关太玄火精,命阴将军,赤灵尊神;苍龟被封为地轴太玄水精,育阳将军,黑灵尊神。朱雀、玄武、青龙、白虎各居天之一乡,各执一方,为四方之神。

后人为了纪念,在老母磨针处修一道观,供奉着玄武大帝。磨针观下边不到一公里处,一巨石酷似爬山的龟。据说是当年搭救玄武于难中的那苍龟,后被称为“苍龟神石”。在“苍龟神石”面前,有一巨大且直立的巨石,据说是当年拦去真武去路得一块巨石,后被称为“真武回心石”。在向前走数步,密林之中山岩上,岩石露出两面大而光滑的岩壁,据说是当年真武大帝脚下打滑,将山皮踩了去,使岩石裸露,光滑如镜面,后被人们称为“仙足削壁”。磨针观后面高峻挺拔,直耸云霄的中王山的山岩上,仍留有一巨大的青蛇印记,似走动,似伏卧,长年爬在中王山的万丈悬崖上,它周围的山岩石壁呈淡红色,后来人们认为是当年真武大帝吐出的肠子和鲜血,经过千百年来的风吹雨淋,山岩变成了青色、红色。

听完了这则故事,我告别了那位道士,独自一人坐于那棵千年古柳之下,那令千秋万代感慨不尽的生命之潺潺溪水,正从脚下小河中静静地流淌着。我不由得深深地沉思,这水也许是生命与生活的原汁吧,它不分昼夜,默默地永不回返地流去。当人们自有了生命的第一天起,也许与水一样,流去永不回返,直至生命完结。

日常生活中,每个人都难免为这事、那事、难事、简事、喜事、苦事、忧事、烦事而奔劳,从童年到中年再到老年,一路走来,难免为学业、为事业、为衣食、为名利奔走竞逐。形态上是辛劳,心情上是浮躁,常常感到自己似乎为一无家可归的游魂,不由自已的猛呼活得太累。面对如此人生,宗教会使每个生活中的人,相对减少许多的烦恼与缺憾。不管佛也罢,道也罢,儒也罢,神也罢,仙也罢,在漫长的生活道路上,都可给人以补救和舒解。铁棒磨针,就是靠着这种心情而行为的。

我一个人坐在这小和溪流旁,安享着磨针观这份具有道教清幽的氛围,于至虚与静之中,领悟那寂然不动感而遂能的妙理。

我想,这凝结道教孕育的浓厚的磨针教化的文化和独特的启示,会使行色匆匆,布满愁云,内心愧惑的人们敞亮一片心灵,回归大自然的栖地。

(作者杨述政系西北旅行社办公室主任)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content in F:\wwwroot\xadjh\wp-content\themes\enews\functions.php on line 104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