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经》晋卦的人生启示(《闻道》总第七期)

   |    2017年8月2日  |   文化视野  |    0 条评论  |    165

《易经》晋卦的人生启示

——《大鱼王朝传奇》之“蜀锦风波”

/刘永霞


第三十五卦  火地晋

卦辞

 晋:康侯用锡马蕃庶,昼日三接。

 爻辞

 上九:晋其角,维用伐邑,厉,吉,无咎,贞吝。

 六五:悔亡,失得勿恤,往吉,无不利。

 九四:晋如鼫鼠,贞厉。

 六三:众允,悔亡。

 六二:晋如,愁如,贞吉。受兹介福,于其王母。

 初六:晋如,摧如,贞吉。罔孚,裕,无咎。

《易经》从其产生的那天起就充满了神秘色彩。相传上古圣王伏羲氏通过取象于万物而画了八卦,而后被周文王演绎为六十四卦,接着,周公旦以卦爻辞附之。《易经》到底是讲什么的?这可谓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的人说《易经》就是天书,而有的人又说《易经》是算命的,我们该相信谁呢?从《易经》的来源看,无疑,它首先是讲治世之道的,具体说就是“帝王之道”。天下之大,民众之多,怎么安邦治国是帝王面对的首要之事。但对于《易经》的需求与应用,那真可谓是阳春白雪,下里巴人,各取所需。《易经》之术数学就如春天之青蒿,向来广布和流行于民间,服务于老百姓的婚丧嫁娶、求财高升、出行吉凶等等涉及衣食住行诸多方面的需要与预测。而讲述“治世之道”的《易经》之义理学,向来就如天山雪莲般高洁孤独,真所谓是曲高而和寡,辞简而意深,世人难以获知其主旨。但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所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假若世间多一些仁君与贤臣,那百姓便多一些福分,而对未来便少一些困惑与恐惧,因而“帝王之事”也是百姓之事。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青蒿也好,雪莲也好,天地生万物而养万物,圣人养贤人与万民,均不外乎是一个“生”字。如何让万物生生不息是天地的职责,如何让万民均受福泽、生息繁衍是君王的重任,这便是隐藏在《易经》里的“天理”。

无奈,《易经》产生的年代久远,那个时代所发生的诸多惊心动魄之事我们都无从得知。但我们毕竟是华夏民族的子孙,我们的血液里积淀着远古祖先的幽灵与精气,假如有个时光隧道,我想我们个个都是勇士,个个都想穿越,回到先民的上古时代,揭开历史的神秘面纱,明晓《易经》的原初含义……这是个美梦,但并不是不能实现的“梦”。请让我讲述一个很久以前的传奇故事,通过这个故事,我们或许能够回到原初。

 

一、《大鱼王朝传奇》之“蜀锦风波”

 

大鱼王朝“贞和”四年,“百花国”刚从统一国家的战争中缓过神来,又赶上了太后的五十寿辰,所以,大王龙豆准备好好办一办寿宴。在寿宴即将来临之际,很多的诸侯都在为太后准备不菲的贺礼。而大王龙豆还想借助此事,达到别的一些目的。锡州闪蝶侯果导和橘州花鹭侯枳壳都是大王龙豆的弟弟,闪蝶侯比花鹭侯大两岁,两人在同一年封的侯。锡州紧邻珍珠,珍珠的碧虎侯姜葵上承王命,给予了年少的闪蝶侯和花鹭侯很多帮助,就是在三位侯爷的齐心协力下,大鱼王朝的东南方才得以安宁祥和。因此,大王龙豆想在太后的寿宴上,好好奖赏、犒劳一下三位侯爷。

大王龙豆先派人将“黑鹰国”上贡的三匹汗血宝马,分别赏赐给三位侯爷。侯爷们收到赏赐后,欣喜又感恩,即刻上表谢了恩。但大王龙豆觉得仅有这个赏赐还不够,于是,就等着侯爷们进京贺寿时再行重赏。随后,大王龙豆就令户部尚书苦木从户部拔出一笔钱来,专为购买华丽的蜀锦赏赐所用。户部尚书苦木是个刚强耿直又节俭的臣子,他得知详情后,认为诸侯们在外本就权势很大,不宜再以厚赏笼络,于是,他不仅不赞同大王的此举,而且还借故拖延不办。眼看着离太后的寿宴越来越近了,大王龙豆见户部还没什么声响,就动怒了,于是,便召来苦木责斥。没想到苦木竟犯言直谏,这便激怒了大王龙豆,他一气之下,就将苦木贬了职。

太傅黄芪在其封地“蜜蜡”得知此事后,本想委婉地劝劝大王,但又觉得时机不对,于是,他便不动声色。但是,几日后,大王龙豆在王都得到消息,说是太傅斩了其封地内一位克扣军粮的押粮官,当地人们都在盛传太傅的法制严明。大王龙豆微微一笑,便对左右的人说:“太傅用心良苦呀!”

到了太后寿宴这日,大王龙豆如愿以偿地奖赏了几位侯爷,太傅也在场,但他没有说什么,只是喝酒贺寿。“蜀锦风波”就这样平息了。

 

二、火地晋卦的人生启示  

 

卦辞

晋:康侯用锡马蕃庶,昼日三接。

爻辞

上九:晋其角,维用伐邑,厉,吉,无咎,贞吝。(可比作太傅黄芪)

六五:悔亡,失得勿恤,往吉,无不利。(可比作大王龙豆)

九四:晋如鼫鼠,贞厉。(可比作户部尚书苦木)

六三:众允,悔亡。(可比作锡州闪蝶侯果导)

六二:晋如,愁如,贞吉。受兹介福,于其王母。(可比作橘州花鹭侯枳壳)

初六:晋如,摧如,贞吉。罔孚,裕,无咎。(可比作珍珠碧虎侯姜葵)

卦辞

晋:康侯用锡马蕃庶,昼日三接。

“晋”,是指“延而进之也”的意思。“晋”卦三阴欲进,为阳所限,而六五居尊以延之上,阳不能止之。柔之相“晋”,以恩相接也。“康”,安抚之也。三阴分土而为主于下,有诸侯之象焉。六五柔以抚之,使安其位。其所“用锡”之者,马之“蕃庶”,马以行地而坤主利也。“昼日三接”者,既锡之,又屈体以下延之。“昼日”,离明之象。“三接”者,遍晋三阴也。不言吉者,王者之待诸侯,恩威并用而天下宁。有大明之君,有至顺之臣,则可厚锡车马,隆礼延接以怀柔之。

简而言之,“晋卦”所要表达的是王者以柔道安抚诸侯的时局。在“晋卦”之时,王者为“六五”,是阴爻,说明其性柔弱,而下卦三爻皆为阴爻,这就意味着王者与其诸侯本性相同。为了保住天下的太平,作为王者的六五采用了赏赐等怀柔的手段来驾驭臣子,用封赏爵禄来羁縻臣下,也达到了如期的效果。

《彖》曰:晋,进也。明出地上,顺而丽乎大明,柔进而上行,是以“康侯用锡马蕃庶,昼日三接”也。

“明出地上”,是指天子临诸侯之象。“顺而丽乎大明”,诸侯承事天子之象。“柔进而上行”,阴离四而进乎五,为柔之主,以延三阴。

简而言之,以“火”来比喻王者,以“地”来比喻臣下。“晋卦”的上卦为“离卦”,“离”象征着“火”,下卦为“坤卦”,象征着“地”。王者有德,如火一样照亮大地,臣子都受到其光芒的照耀,这指的是王者给诸侯封赏爵禄。

《象》曰:明出地上,晋。君子以自昭明德。

“晋卦”取象于“火”和“地”。“火”具有光明、温暖等性质,象征着君子的高尚道德。“离卦”也可喻作“日”。而“明德”者,无私无欲,指大白于天下之德。日出地而物皆炤,非欲人之见之,明盛则自不可掩耳。君子之明德,晓然使天下共喻而无所隐,取象于此。

可以说,“晋卦”与“明夷卦”(“明夷卦”是“晋卦”的综卦)说明“自待重以周,待人轻以恕”的道理,明晦异用之道如此。

概而言之,“晋卦”的用意在于:有道德的王者用怀柔之道安抚诸侯,诸侯皆受其恩惠而保持了政局的和平。

那么,“晋卦”的每一爻都是什么含义呢?

初六:晋如,摧如,贞吉。罔孚,裕,无咎。

初六居下而不能即进,有“摧如”之象。然柔静以安下位,其进不迫,是以“贞吉”。阴自应阴,阳自应阳,道同相信之谓“孚”。初六与九四是正应,以柔遇刚,“罔孚”(即没有感应与信任)也。九四罔于孚,将止其进,而初六无急于求进之心,处之裕如,则虽见摧而无咎。

《象》曰:“晋如,摧如”,独行正也。“裕,无咎”,未受命也。

“独行”,幽独之行。见摧而不失其柔静之操,故“正”。“未受命”者,进阴者六五也。居尊制命,而应在六二,初六未受其登进之命,故当隐居自适以待时,所谓“硕人之宽”也。

简而言之,初六处位最下,虽然作为王者的六五想要提拔、赏赐他,但其间有九四这个障碍,便使得初六不能如愿。但初六静心,知道韬光养晦,因而不会犯错。

六二:晋如,愁如,贞吉。受兹介福,于其王母。

“愁”,指固。“介”,指大。“王母”,指六五。阴居尊位,乃母后之象。六二的正应是六五,六二坚固其柔顺之节以承上,故能受锡马三接之大福。

《象》曰:“受兹介福”,以中正也。

居中以守侯度,当位而得顺正。

简而言之,六二当位处中而得正,因而他能忠君爱国而受到了六五王者的赏赐。

六三:众允,悔亡。

“众”,指初六与六二。六三当位,又为进爻,与其他阴爻连类以进,众所信从,首受六五之延接,故虽以柔居刚,上碍于九四,而协心效顺,故“悔亡”。

《象》曰:“众允”之志,上行也。

众志皆欲进而受五之三接,故六三进而众从之。

简而言之,六三处于上下卦的交接之处,他与其他阴爻联合起来而一心上进,虽然有九四的阻碍,但他为王者尽忠的志向没有改变。

九四:晋如鼫鼠,贞厉。

“鼫鼠”,即大鼠。鼠之行,且前且却,所谓首鼠两端也。下卦三阴志在上行,六五方延而晋之,四以阳处退位,横亘其间,使三阴之行疑忌前却,不得速进,如鼫鼠然,虽以阳止阴,为得其贞,而亦危矣。

《象》曰:“鼫鼠,贞厉”,位不当也。

居非其位,徒以增人之疑,故危。

简而言之,九四的位子不正,即“不当位”。当“晋卦”之时,六五王者欲提拔、赏赐诸侯们,而九四却不识时务,硬是横亘在中阻碍王者的事业。由于九四的阻碍,使得下卦三爻在行动起来,就如“鼫鼠”那样,且前且后,忧惧怀疑而事无定主,这也是九四招灾的原因所在。

六五:悔亡,失得勿恤,往吉,无不利。

六五以阴居尊,一于柔以待下,宜有悔也。然丽于二阳之间,而以虚明照下,下皆顺之,率此以往,延三阴而进之,虽有九四之沮,使欲进者首鼠两端,其失其得为未可知,而一意怀柔,劳来不倦,则安其位而吉,宜于物而无不利矣。

《象》曰:“失得勿恤”,往有庆也。

怀柔得其道,物自顺之。

简而言之,六五是有德性的王者,但他自己的力量柔弱,需要借助于大臣的力量来安邦定国,因此,他用柔道安抚诸侯。但是,九四是他的一个刚健太过的臣子,并不同意王者的怀柔主张,因而阻碍王者对诸侯们的封赏。

上九:晋其角,维用伐邑,厉,吉,无咎,贞吝。

“角”者,在上而触物者也。“晋其角”,物方进而此为角,触而御之,不使其进之已过焉。晋以柔进柔,柔过则上下无章而失制。上九以刚居上、而柔之过,三阴方顺,无可用威,唯取私邑之不率者伐之,以建威销萌。能如是,则吉而无咎。若守其柔道之常为正,则法令不行而吝矣。离以丽乎刚而得明,故可厉而吉,而上为柔爻,又下奉六五之阴为主,故有“贞吝”之戒。

《象》曰:“维用伐邑”,道未光也。

柔道方行,阳施未能光大,故仅可伐邑以示威。

简而言之,上九为王者权高位重的刚健、忠心的臣子,就如“太傅”之类的身份。处于“晋卦”之时,王者一味以柔道安抚臣子,象上九这样刚健有为的老臣,就会担心一意怀柔会让法度松弛而使得诸侯藐视王者。所以上九这样的老臣只好在自己的食邑里严守法度,对于有犯上作乱者严惩不贷。上九这样的刚健臣子还想劝谏王者用刚严之道驾驭诸侯,但王者的力量柔弱,因而上九不能得志,只好做出让步,仅在自己的采邑里严明执法,以示不姑息养奸的决心。

概而言之,“晋卦”是王者想用爵禄来安抚诸侯之时,这其中也有刚健的臣子反对这种做法,但臣子不能违背王者的意志,因而王者还是施行了自己以怀柔求和平的政策。

那九四为什么被比作“鼫鼠”呢?是因为九四所处的位子不正,他硬要阻碍王者对诸侯们的封赏而受到了上下的怀疑,这当然会让自己处于危境。“鼫鼠”是一种什么样的动物呢?“鼫鼠”又被称作“大飞鼠”或“五技鼠”,孔颖达在《周易正义》里写道:

(疏)正义曰:“晋如鼫鼠”者,鼫鼠有五能而不成伎之虫也。九四履非其位,上承于五,下据三阴,上不许其承,下不许其据,以斯为进,无业可安,无据可守,事同鼫鼠,无所成功也。以斯为进,正之危也,故曰“晋如鼫鼠,贞厉”也。

注:“进如鼫鼠,无所守也”。

(疏)正义曰:蔡邕《劝学篇》云:“鼫鼠五能,不成一伎。”注曰:“能飞不能过屋,能缘不能穷木,能游不能度谷,能穴不能掩身,能走不能先人。”《本草经》云:‘蝼蛄一名鼫鼠。’谓此也。”

相比之下,作为上九这样的臣子,就比九四安全多了。这两个刚健的臣子都辅佐着大王,但为什么一个得“吉”,而另一个却得“危”呢?有没有危险,主要是由爻位决定的。上九处于最上位,虽然与九四都是刚健的臣子,但其位其权可比九四大多了。九四与上九的位子都不正,但上九在王者之位的上面,说明上九不仅权力大,而且资格老、阅历深、智慧多,因而,上九不会犯颜直谏。上九首先会持身刚正,在能力所能达到的范围内严明法纪。上九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王者柔弱有余、刚健不足所致。而九四却看不透王者的心思,一味直率阻扰王者之政而惹祸上身。

那么,王者六五是怎么看待他的这几位大臣呢?身处“晋卦”之时,王者想用怀柔政策对待诸侯,而九四这个户部尚书却一味阻扰,因而不得王者之心,而上九则聪明,他对自己的封邑用严法刚纪管理得很好,但他又不去阻扰王者对诸侯的政策,因而很得王者之心。那六五王者为什么非要实行怀柔政策呢?是因为王者自己的力量较弱,他一方面要用九四和上九这两个刚健的臣子威慑诸侯,另一方面还要安抚好诸侯,特别是防止诸侯联合起来反叛。王者的考虑是,不能让一方力量独大,这样自己就无法驾驭,而得注意平衡各方力量,比如太过刚健的臣子,时不时要约束一下,而对于顺从与较弱的诸侯则时不时要赏赐一下,这就是帝王的管理之“道”。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content in F:\wwwroot\xadjh\wp-content\themes\enews\functions.php on line 104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