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元辰与太岁之辯(《闻道》总第七期)

   |    2017年8月2日  |   文化视野  |    0 条评论  |    171

本命元辰与太岁之辯

/董至光


纵观当下,每值岁末春节,许多地方都在用礼斗仪来“拜太岁”、“谢太岁”不说,还将六十位值年太岁神称作“本命神”。一些地方亦有将供奉“太岁”的殿宇称作“元辰殿”或“本命殿”者。细考个中究竟,则会发现,虽然《北斗经》中:“大圣北斗七元君,能解四煞厄”之句已言明通过自认北斗本命星君,称礼圣号可以消禳因犯“年月日时煞”而致灾厄,但其主旨仍是通过礼告北斗本命星君来达到消解灾厄之目的,充其量只能被看作消禳策略的一种,只宜称作“解厄”“告斗”等类。又因其并非以太岁作为主祀神明,且道门针对太岁自古已有专门的科仪,故而将“礼斗科”直接用作“拜(谢)太岁”的科仪则不免缘木求鱼之嫌,何况太岁是否适宜用“拜解”仪,尚需推敲。另外,以“元辰”、“本命”称呼“太岁”则更是张冠李戴,借今春雨闲睱,且容小辩一番。

首先,将“元辰”“本命”用以称谓“太岁”不知起于何时,思其缘由,应是时人将“六十甲子元辰”与“六十甲子太岁神”概念混淆而致。

在解释“元辰”、“本命”概念之前,我想先引据手头上现有的文献,说明一下关于“本命日”的问题。修习《北斗经》的朋友,都应该对“本命日”这个概念不陌生,但就“本命日”到底是以生年甲子还是生日甲子为之则争议已久。今按《正统道藏·洞神部·太上玄灵北斗本命延生经注》所言:“生年为本命,生日为生辰”,又:“六十甲子所属生年之日即为本命”,并:“本命,生年之甲子也,六十日复遇一辰也;生辰,所生之辰(日)”。由此不难看出,“本命日”确切应是按生年甲子来计算,比如甲子年生人,则凡遇“甲子日”即是其“本命日”,以此类推。按一年共计360日,即60×6次,则相同的甲子是每隔60日才会重复出现,每年重复共计6次,这也正合了《太上玄灵斗姥本命延生真经》中每岁六度降人间的经句之意。

搞清楚“本命日”的概念后,我们接着来说“本命”、“元辰”。之所以将此两者分别括之,是因为其本身就属两个概念。按《正统道藏·洞神部·太上玄灵北斗本命延生经注》所载:“元辰凡有二等,一者以北斗七元建生为本命星君,即有左右辅弼为元辰也……”这种以北斗七元为“本命星君”的方法在大多数版本的《北斗经》中已经有明确标示,即:子属贪狼,丑亥属巨门,寅戌属禄存,卯酉属文曲,辰申属廉贞,巳未属武曲,午属破军。此即“本命星君”之概念。但“即有左右辅弼为元辰也”一句又当作何解呢?其文中是有举例说明的:“假如子生男命,贪狼为本命星君,即即左辅为元辰星君;子生女命贪狼为本命星君,即右弼为元辰星君也;如丑亥生男命以巨门为本命星君,即右弼为元辰星君,女命即以左辅为元辰星君也,余皆仿此……”由此可见,其一“本命”与“元辰”并非一者;其二,子寅辰午申戌诸阳年生男,以左辅为“元辰”,女命即用右弼为之。丑卯巳未酉亥诸阴年生男,是以右弼为“元辰”,女命则用左辅为之。试想之,若以北斗七元为“本命”、“元辰”,自然“元辰殿”或“本命殿”中,应该供奉的是北斗九皇星君,而为何现今大多数宫观会将北斗众星之母——斗姥元君祀奉在“元辰殿”或“本命殿”中的问题也就不难理解了。

其次,其文还提出了另一种以“六十甲子”为“本命星官”的概念。即:“二者以六十甲子为本命星官,玄灵法中称曰:本命大将军也。”这种以六十甲子为本命星官的说法,也许正是现今将六十甲子太岁神认作本命星官的原因所在。

既然要辩本命元辰与太岁之别,在此不妨先说一说什么是“太岁”。东汉·王充《论衡·譋时篇》说:“太岁,岁月之神;用罚为害,动静殊致,非天从岁月神意之道也。”可见,“太岁”是岁月之神,而且还是凶神,所以应该避忌。而今世避忌太岁之俗,则源于早先的修造动土避煞。《月令广义·岁令二》云:“太岁者,主宰一岁之尊神。凡吉事勿冲之,凶事勿犯之,凡修造方向等事尤宜慎避。”可见,“太岁”作为一岁之尊神,凡欲趋吉,都要避忌。由此不难看出,“太岁”并非传说中的保护神。说得俗一点,值年太岁即是每年轮换统管土府众煞的首领,属于凶神之首。古人要我们“吉事勿冲”“凶事勿犯”,以免招凶,奈何今人却喜欢请凶神来庇护自己一切吉庆。而且,在现存的古本科仪中,针对“太岁”及太岁下属众煞,多是以血食钱马(甲马)“祭送”的方法,宗旨在于使其远殄威芒,以致吉庆。绝非如今动不动就将太岁请回家中安奉起来甚至给太岁过生日等方式来求禳。

关于太岁,本文暂不深究,且让我们回到主题。“以六十甲子为本命星官”之概念并不难理解,即:甲子生人,其“本命”即是甲子;乙丑生人,其“本命”便是乙丑……可是若按现今流行的说法,则甲子年生人的本命星官应是甲子年太岁金辩大将军,正如前段所说,逻辑上似乎不太说得通。那么,“本命大将军”到底是否即“太岁某将军”呢?

 正如《正统道藏·洞神部·太上说玄天大圣真武本传神咒妙经注》所载:甲子将军王文卿,丙子将军邢孙卿,戊子将军乐石阳,庚子将军杨仲升……”尽使一目了然,凡六十位将军之名,正合前文提到的玄灵法中称曰:本命大将军也。七元相同,除了本命之外,还应有元辰相配,可是,又当如何推算呢?按《太上玄灵北斗本命延生经注》所云:阴男阳女,冲后一位谓之元辰;阳男阴女,冲前一位谓之元辰……假如甲子生男,命以辛未为元辰星官,女命以己巳为元辰星官;乙丑男命以壬午为元辰星官,女命以甲申为元辰星官也,余皆仿此,更于五子元中遁取真伪也”。由此可知,对于子寅辰午申戌诸阳年生人,男命一般以本命地支对冲的前(倒退)一位为元辰星官,女命则以本命地支对冲的后(前进)一位;而对于丑卯巳未酉亥诸阴年生人,男命是以本命地支对冲的后(前进)一位为元辰星官,女命则以本命地支对冲的前(倒退)一位为元辰星君。值得一提的是:这里将“元辰”称为“元辰星君”与“本命星官”对应,显然已经不再只是空乏的名词概念,已然是与六十位将军相对应的。

故而在《正统道藏·正乙部·六十甲子本命元辰历》中,详细条陈了六十甲子年份出生男女的“本命星官”与“元辰星官”,但将其与《太上玄灵北斗本命延生经注》中例文内容仔细比对,则会发现,两者在推算“元辰星官”上,虽然都遵循了“阴男阳女,冲后一位谓之元辰;阳男阴女,冲前一位谓之元辰”的公式,但《太上玄灵北斗本命延生经注》中要求以“五子遁”来确定“元辰星官”,则甲子年男命,应为辛未,女命应为己巳;而《六十甲子本命元辰历》中,则是依照“男命天干取五行相同,女命天干阳取正印阴用伤官”的规则,即:甲子男命,为乙未,女命为丁巳。两者为何有此差异,尚待作进一步的研究。

透过本篇,我想“本命”、“元辰”与“太岁”的概念已然清晰。那么,既然在概念上都有着本质有别,自然在祈禳方面,也就应遵循相应的逻辑,上行下告明了,章醮祭遣不混,否则椽木求鱼,以讹传讹,岂不贻笑大方?

(作者系西安市城隍文化博物馆副馆长)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content in F:\wwwroot\xadjh\wp-content\themes\enews\functions.php on line 104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