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教教义义理哲学专著举要(《闻道》总第七期)

   |    2017年8月2日  |   文化视野  |    0 条评论  |    173

道教教义义理哲学专著举要[1]

/姜子策

道教古老而独特,教义以大道为本,依赖道经传载,道士则演其仪,释其奥,修其行。道教不仅是一种信仰,也是一种理性的思想。陈撄宁在《道教与养生·教理概论》中说:“凡是一种宗教,必有一种信仰,有信仰,必有所以信仰之理由,用语言文字来说明这个理由,使人民能够了解而容易入门者,这就是宗教家所谓‘教理’;某一宗教根据本教中经典著作,扼要的并概括的提出几个字或几句话作为信徒们平日思想和行动的准则,而且对于全部‘教理’都可以契合,不显然发生抵触者,这就是宗教家所谓‘教义’。[2]简单地说,教理就是阐述“信仰什么”、“为什么信仰”等问题理论,而教义则阐明“怎样做”。当然,陈撄宁的观点只是一家之言,部分学者认为上述论断值得商榷。

随着中国道教恢复工作的完成,教内外已认识到整理和重新构建道教教义体系与神学思想、统一海内外道教基本信仰、加强道教教团的领导作用,提高道教徒信仰水平的重要性。在急需道教义理对症层出不穷的社会问题的今天,道教教义思想已跟不上时代发展的步伐,似乎比起30年前,又落后了一大截。[3]

为了系统回顾与总结道教教义义理的发展脉络,更好的把握道教教义思想的演进路径,强化问题意识,学术界和道教界在建国后国内已公开出版的主要道教教义或义理类专著(含道教哲学)作一粗浅梳理。

 

一、学术界教义义理哲学专著举要

 

1.陈耀庭的《道教神学概论》,全书共分为11章,约35万字,已分别在中国香港和中国内地公开出版。作者在该书序言中开宗明义地指出:我写这本《道教神学概论》的唯一目的,是为了给道教的教义思想有个明确的定位和较完整的概述,为培养和造就当代‘高道做个垫脚的铺垫。”[4]在该书的后记中作者再次重申了这一想法,即出版此书就是希望能对道教教义思想的系统化、现代化有所帮助并对当代高道的培养和造就有所帮助。[5] 该书是近年来较有代表性并积极借鉴其他宗教的有益成果进行大胆尝试的一部道教教义论著,部分院校将其选作参考教材。

在全书的绪论部分,围绕对道教的不同认识、道教研究中的“神学”问题、道教神学的结构、道教神学的分类以及道教神学学习和研究中的五个问题展开。第1—11章,分别阐述道德神学、创世神学、神仙神学、社会神学、自然神学、灵魂神学、道士神学、经籍神学、斋醮神学、修炼神学和伦理神学。

2.李刚的《诊断·治疗·救度:道教哲学论稿之三》,该书以《道教对信徒人生的诊断、治疗和救度》开篇,指出:无论何种宗教,都要对其信徒的人生给予诊断、治疗与救度,都试图在信徒的日常生活中起作用,为信徒们提供服务,这却是毫无疑问一致的。那么,道教怎样在信徒们的日常生活中起作用?道教为信徒们提供服务的功能究竟有哪些?一言以蔽之,道教是如何来诊断、治疗与救度信徒人生的呢?作者由此展开论述,全书共收录作者20篇论文。[6]

 全书对《太平经》、《太玄真一本际经》、《洞玄灵宝太上真人问疾经》、《无上内秘真藏经》、《太上妙法本相经》、《太上洞玄灵宝本行宿缘经》、《太上洞玄灵宝本行因缘经》、《西升经》、《洞玄灵宝本相运度劫期经》、《道德经》等道教经典中所蕴含的道教哲学思想或人生价值信条及其助益功能等作了独到阐释。

3.吕鹏志的《道教哲学》,全书共分96个部分。该书勾勒了道教哲学的基本轮廓。在绪论中,作者根据宗教哲学的定义界定了道教哲学的内涵和外延。主体部分则条分缕析地论述道教哲学的基本问题及其关系。在结论中,作者通过对比道教哲学与其他宗教哲学和哲学派别总结了道教哲学的特色。补论部分则对二十世纪以来的道教哲学研究状况作了全面的回顾、总结和评论。[7]

 该书上篇主要围绕道教哲学的本体论和神灵观、道教哲学的形神论和生死观、道教哲学的动静论和变化观;中篇主要围绕道教哲学的人论、道教哲学的人生价值观、道教哲学的人生态度论;下篇主要围绕道教哲学的认识论、道教哲学的方法论和道教哲学的语言和符号论等内容展开。

4.李养正的《道教义理综论》,全书分上下两编,共11章,约95万字。作者在该书后记中坦言,20021月在香港道教学院举办的一次研讨会中,应邀参会的西方学者认为道教是没有固定教义的宗教,很受触动。作者头脑里便盘旋着:道教的教理教义是什么?道教义理的思想基础是什么?道教义理之学的体系结构是怎样的?道教义理体系的枢要理论又是些什么?其亮点何在?[8]的疑问,由此作者伏案爬格历时三载,完成此书。此书分别从道教义理与道体及修道养生、《周易》、先秦道教学说、先秦诸子百家等不同角度展开论述。

全书分上下两编。上编主要围绕道教义理的基础、结构、特征与亮点,道体及修道养生枢论(元气论、精气论、形神论、性命论、道生旨、生死说、动静论、清静论、“三一”义、性情论、有无论、太极论、承负论、中和论、阴阳五行论、大道论),道教义理与《周易》关系,道教义理思想根源与形成、发展征略等展开。下编主要围绕介绍道教义理与先秦道家学说,道教义理与先秦百家论旨,道教义理与汉以后杂家论旨,从历史发展的高度看儒释道之间既曾有义理之争而又互相融通的关系,并探讨了道教义理与古代方技、术数,道教教义及其主要经籍载体及有关道教义理。

5.李刚的《何以中国根柢全在道教——道教哲学论稿之二》,全书共收录作者不同时期的10篇论文,即《何以中国根柢全在道教”——以道教神仙信仰为例》、《道教生命哲学的现代化转型及其对当代人的启迪》、《汉魏两晋道教生命哲学的发生形成》、《南北朝隋唐五代道教生命哲学的分化发展》、《论早期全真道的生命哲学》、《论道教生命哲学的主体性》、《道教生命哲学超越生死的理论依据》、《道教生命伦理学概说》、《论道教生命伦理学的特性》、《道教生命哲学的外王之用——生命政治学》。[9]

6.李刚的《重玄之道开启众妙之门——道教哲学论稿》,全书共收录作者不同时期的12篇论文,即《自序》、《道教哲学与中国哲学》、《葛洪神仙学中的哲学思想》、《道教重玄学之界定及其所讨论的主要理论课题》、《重玄之道开启众妙之门”——论成玄英的重玄思想》、《李荣重玄思想管窥》、《王玄览<玄珠录>解读》、《<道教义枢>以重玄为旨趣的哲学思想述评》、《论吴筠的道教哲学思想》、《司马承祯坐忘服气的哲学思想探析》、《论李筌以盗机论为内核的哲学思想》、《张宇初究天人之际的哲学思想发微》。[10]

7.卢国龙的《道教哲学》,全书分上中下三编,共分13章,约50万字。该书是中国学界道教哲学中具有代表性和影响力的一部专著,与作者的另一部《中国重玄学》形成姊妹篇。该书致力于道教哲学的勾玄勒要,提摄出不同历史阶段道教哲学的思想主题,并结合于中国传统哲学的发展,从历史整体上纵横把握之。[11] 该书立项构思于二十世纪90年代初期,具有开创性的贡献。

全书分上中下三篇,上篇从“神道设教”中的人文精神,礼俗之间的“统同”与“辨异”,汉代礼俗、信仰与道教的形成,斋醮科仪的古今之变为开端;中篇从汉魏晋“玄道”及其根旨,“重玄”的产生及其思想背景,南北朝道教教义学与重玄学为深入,隋唐重玄的精神哲学,重玄思潮下的道德性命之学;下篇从方仙道的精神旨趣与道家的贵生思想,《参同契》与唐五代道教的外丹理论,《参同契》与唐宋道教的内丹理论和内丹道中的心性学等进行了阐述。

8.李刚的《汉代道教哲学》,全书由四大板块构成,即导论、汉代道教哲学的发端——《太平经》、道教老学的孕育和发生——《老子河上公章句》和道教易学的滥觞——《周易参同契》组成。作者在该书导论部分围绕道教哲学的基本问题展开论述,如道教哲学能否成立、怎样界定道教哲学、道教哲学与道家哲学的联系和区别、道教哲学的个性特征、道教哲学在中国哲学史上的地位和贡献及汉代道教哲学的思想渊源等作了初步的回答。[12]

9.卿希泰主编,陈耀庭、曾召南副主编的《中国道教》第二卷。该卷主要围绕道教经籍书文和教义规戒进行论述,其中教义规戒部分系统介绍了道教教义的历史渊源、历史演变、主要内容、各派观点及其社会影响等。在第五章概述中,指出了道教教义的核心是道和德;教义结构的四个要素——天道、地道、人道和鬼道;教义四要素的结构关系及教义体系的形成过程是个历史过程等内容。[13]

 

二、教界教义义理专著举要

 

1.陈撄宁的《道教知识类编》,该书目前收录在作者的《道教与养生》一书第一编中。该书是作者于二十世纪60年代初期,苦于当时中国道教协会开设的道教徒进修班没有现成的教材,可供使用。根据当时道教徒进修班第二学年教学计划编写的,经作者指导、多次修改补充,组织学生撰写的。[14]该书分为道教名人、教理教义、道经道书、道派、道教神名、仙名、道术、道称、宫观和名山等十大类,计划总字数超过100万字,陆续出版第二集、第三集等。遗憾的是,该书最终只出版了第一集且只完成了前三大类的内容。该书第二大类教理教义部分分为教理概论和教义分解两部分。[15]该书在当时的中国道教界确有其开创之功。

道义分解部分,主要围绕道,道德,无为而无不为,清静,抱一,抱朴,寡欲,柔弱,不争,精、气、神等内容展开。

2.范恩君、张凯、孙常德的《道教义理刍论》,全书由中国道教学院第一届进修班毕业的教内三位当时尚属青年的道友共同完成的一部影响十分广泛的道教义理类教材。该书在前言中指出:中国道教学院教学研究室组织三位道长,在陈撄宁于二十世纪60年代主持编撰的《道教教理教义》和第一届进修班教授讲义基础上,围绕道教信仰什么?所信仰的本源宗旨是什么?达到信仰宗旨的具体操行是什么等一系列问题,深入浅出地进行了全面梳理和介绍。[16]

全书分前言,绪论包括何谓教理、教义及其特色与道教义理发展史纲要等,第1-8章主要围绕道教信仰之原理——尊道贵德,道教宗元于三宝,神仙道教的理想,道教养生修炼的教义思想(我命在我、形神相依、性命双修、遣欲坐忘、啬宝精气、天人合一),道教修身处世的教义思想(清静寡欲、柔弱不争、无为抱朴、和光同尘、净明全真),道教济世教化的教义思想(敬天祀祖  助国化民、天道承负  因果报应、持戒律己  端正品行、慈善利人  积功累德),道教度己度人的教义思想(诵经清心、法箓梯航、斋醮祭炼),道教义理对中国文化思想的影响(对中国文化、中国人、中国古代社会政治、古代文学艺术、古代科技的影响)等。

 

三、其他教义义理类文献举要

 

除了解析论述的专著外,由王卡主编《中华大典·宗教典·道教分典》内设“教义总部”,由胡百涛编纂。该书是道教教理教义的资料汇编,以道教教义术语为纲,下设综述、论说、杂录等类目,从《中华道藏》中辑出相关内容归入相应类目。由于该书属于资料汇编,使用者可以借助此书寻绎道教教义概念的历代论述。主要辑录对象为《道德经》、四子真经、太平经部、道教类书、道教易学和全真文集等,为全面反映道教教义,对于义理论述较少的三洞真经和道法文集,凡有所及,必存其一二,以示道教教义的统一。[17]

 闵智亭、李养正主编《道教大辞典》,全书以道教经书为依据,从中摘选道教常用名词、术语、短句作为词目,收录近两万条,包括道教教理教义等15个部分。全书按词目首字的笔画数排列,遗憾的是未能按辞条性质或类别进行处理。[18]

 胡孚琛主编《中华道教大辞典》,全书收录辞目一万五千余条。内设教理、教义及基础知识,由王平、鉴传今、张广宝、冯国超、李登贵负责撰写有关辞条。在教理、教义及基础知识部分下设基础知识、道诫、教义术语、教门常识、教职及组织等内容。[19]

 为庆祝香港道教学院成立十周年,该院于2002119-22日举办校庆活动,在此期间举办了以道教教义与现代社会为中心议题的国际学术研讨会,与会人员分别围绕“道教教义如何适应现代社会及文化需要”、“道教教义如何面对多元宗教信仰的处境”、“道教教义与现代善信生活的关系”、“道教教义与环境保护的关系”、“道教教义与现代宫观制度的关系”等内容展开热烈讨论。会后出版了《道教教义与现代社会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20]

 2002115-7日在上海召开了道教思想与中国社会发展进步研讨会,会后由中国道教协会道教文化研究所、上海市道教协会、上海市城隍庙编辑,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道教教义的现代阐释:道教思想与中国社会发展进步研讨会论文集》,全书共收论文约30篇,以道教教义为题的论文就有12篇。该论文集集中探讨了道教的教义思想,包括教义思想与基本信仰的关系、教义思想的基本内容、历史上不同时代的道教理论家对教义思想的阐述,以及面临现代社会如何丰富发展及运用道教的教义思想等[21] 。之后还分别在南岳、泉州和南昌举办了三次相关研讨会议。

在梳理上述文献的过程中,由于笔者水平和掌握文献有限,试举几部代表性专著或辞书为例,仅供参考。这些道教教义、义理乃至道教哲学著作,从总体上体现并代表了当今中国道教界在道教义理上的现状。整体而言,无论是教界还是学界对道教教义思想的研究还十分薄弱,浮于表面,在深度、广度和厚度上都无法与中国道教的地位与影响相适应,尚未构筑起概念明确、逻辑恰切、内容完整、体系完备、论证科学,有效合理且便于遵行的道教教义体系。与其他宗教如佛教、伊斯兰教、基督教新教、天主教相比还有很大差距。

从学理角度看,道教教义没有明确的术语及话语体系;现有教义知识内容空疏、干瘪;基本概念无定义、不明确和概念之间相混淆;比附、借鉴、附会成分较多,无准确且周延的概念较多;道家与道教相混淆,仅将道教教义理解为以老庄思想为中心的道家哲学;道教教义体系性不强;逻辑结构缺乏合理的说明;道教教义代表性著作不多;道教经典的解经、讲经浮于表面;不善于运用当今学术前沿和借鉴不同宗教教义学方法解读道教经典和教义思想;对道教教义的基本范畴尚未形成共识,这些问题的存在使得道教的传播建设任重道远。

问题是时代的格言,是表现时代自己内心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宗教的教义体系,是宗教进入成熟形态的基本标志。当前道教界正面临着道教教义体系迫切需要重新梳理和阐释这一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正如前文所述,教义中的每一个问题与困惑,其背后都折射并反映着道教发展中的现实性问题。而在构建道教教义体系的过程中,以道教经典为依据,以历代高道对于道的诠释作为借鉴,从当代社会生活实际出发,以道教有神论思想系统地回答当代社会生活中的问题,为当代道教信徒的信仰生活服务,[22] 这才是道教教义体系构建的根本目的所在。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编辑)


[1] 感谢中国道教协会道教文化研究室尹志华、四川大学道教与宗教文化研究所李刚在该文撰写过程中提出的宝贵意见。

[2] 陈撄宁著、中国道教协会编:《道教与养生》,北京:华文出版社,20003月第2版,第9697页。

[3] 参见陈耀庭:《道教神学概论》,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1612月第1版,洪少陵的“缘起”和吉宏忠的“责任与使命——《当代视角下的道教神学丛书》代序”。

[4] 陈耀庭:《道教神学概论》,香港:青松出版社,20144月第二版,第1页。

[5] 陈耀庭:《道教神学概论》,香港:青松出版社,20144月第二版,第297页。

[6] 李刚:《诊断治疗救度:道教哲学论稿之三》,成都:四川大学出版社,20154月第1版。

[7] 参见吕鹏志:《道教哲学》,台北:文津出版社有限公司,20002月一刷。

[8] 李养正:《道教义理综论》,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0912月第1版,第2页。

[9] 李刚:《何以中国根柢全在道教——道教哲学论稿之二》,成都:巴蜀书社,200811月第1版。

[10] 李刚:《重玄之道开启众妙之门——道教哲学论稿》,成都:巴蜀书社,20054月第1版。

[11] 参见卢国龙:《道教哲学》,北京:华夏出版社,199710月第1版,20071月再版,第467页。

[12] 李刚:《汉代道教哲学》,成都:巴蜀书社,19955月第1版。

[13] 卿希泰主编:《中国道教》第二卷,上海:东方出版中心(原知识出版社),19941月第1版,第227243页。

[14] 参见陈撄宁:《道教与养生》,北京:华文出版社,20003月第2版,第1页、第76页。

[15] 参见陈撄宁:《道教与养生》,北京:华文出版社,20003月第2版。

[16] 参见范恩君、张凯、孙常德:《道教义理刍论》,中国道教学院编印,19967月,前言。

[17] 参见任继愈主编:《中华大典·宗教典·道教分典》(王卡主编),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20153月第1版。

[18] 中国道教协会、苏州道教协会:《道教大辞典》(闵智亭、李养正主编),北京:华夏出版社,19946月第1版。

[19] 胡孚琛主编:《中华道教大辞典》,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58月第1版。

[20] 郭武主编:《道教教义与现代社会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38月第1版。

[21] 中国道教协会道教文化研究所、上海市道教协会、上海市城隍庙编:《道教教义的现代阐释:道教思想与中国社会发展进步研讨会论文集,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0311月第1版,第426页。

[22] 参见陈耀庭:《道教神学概论》,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1612月第1版,吉宏忠:《责任和使命——<当代视角下的道教神学丛书>代序》,第5页。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content in F:\wwwroot\xadjh\wp-content\themes\enews\functions.php on line 104

噢!评论已关闭。